Friday, March 17, 2017

直面死亡(隨感)

直面死亡(隨感)

今年七十九歲的台灣知名作家瓊瑤,近日在網絡上發表給兒子兒媳的公開信,交代自己的「身後事」,稱︰無論最後發生了什麼重病,都拒絕任何大手術、插管、急救措施,因為不想承受一點點痛苦,「讓我死得快最重要」;「幫助我沒有痛苦地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的活著,意義重大」。她認為,既然死亡是必然的、從出生那天起就注定的,何不以正能量面對?「時候到了,不用悲傷,為我歡喜吧!」瓊瑤還說,喪事是私人的事,不要鋪張、不要公祭、不要追悼會,只要家祭就好;盡快火化花葬、不留骨灰、一個星期之內處理完畢。她說要發表公開信,是讓世人都知道自己的意願,不要給兒子兒媳施加壓力甚至責難。

寫出《史記》的古人司馬遷說過︰「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人人都知道遲早會死,但個個都想長命百歲,早在兩千多年前,秦始皇就千方百計找尋長生不老藥,甚至期望可以成仙。中國人一向較為保守,忌諱談及生死,所以許多人連預立遺囑也避談,更不會交代如何面對「最後一刻」。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都沒有留下有文字依據的遺囑,倒是外祖母在九十一歲時開過家庭會議,向晚輩當面交代財產、物品如何處理,喪事如何辦。我母親便忠實執行,按照她母親的生前意願去處置,親屬之中沒有人有異議。

一九一四年出生的母親是三十年代的新女性,受過高等教育,自立自強,既有傳統的忠孝仁義之心,也有民主科學的新思想。幾十年來,我母親送走家翁家姑(我的祖父母)之後,又送走自己的父母,見慣許多親人去世的「大場面」,對生死話題並不避諱。九十年代中,母親八十歲的時候,便明確交代︰「他日如果我中風或得其他重病,不要搶救,順其自然、走得安樂就是最好。」

母親說,她的一位舊同事,為了照顧中風丈夫身心俱疲,病人只有眼睛可以轉動、嘴可以吞嚥,不能動、不能說話,其實很痛苦,真是生不如死;而照顧病人的舊同事和其他家人則疲於奔命、苦不堪言。母親目睹同事的經歷,有感而發,所以明確交代如何處置,希望自己不要苟延殘喘而受許多痛苦,也不要因為續命而累及家人。母親還說過︰喪事一切從簡、不要繁文縟節、不要騷擾別人;「最重要的是老人生前健在時,真心對他好、孝順、照顧周到、令他開心滿足;死後如何風光大葬、鋪張排場完全沒有必要,那是做戲給生人看的」。

老同學釗哥零九年做過癌症手術,康復良好,如今堅持每天做運動,飲食如常,全無陰影。他說︰「我不怕死,只怕病、怕『不得好死』;求神拜佛都只是想死得安樂、沒有痛苦。」這便是作家瓊瑤的公開信所交代的意思。我完全同意釗哥的見解。我告訴他,三十年前,我父親是因為心臟病突發去世的,我說,那真的是「死得好」,完全沒有痛苦,的確是幾生修來的福氣。


近日去探望身體欠佳的老友偉光,他笑說自己是「等死之人」,我去探望他是沒有意義的。我對他說︰「如果只從『功利』著眼,你沒有利用價值,我來看你是沒有意義的;但我來不是為功利。我老牛也是『等死之人』,不過在死之前要活得愉快、開心,要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我來見見你、找你聊天談話,便是開心有意義的事。」偉光對我的想法表示認同和理解。(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放棄搶救對有些家屬是很難決擇的,在台灣個人最好先簽署Do not resuscitate,縮寫為DNR,又譯為放棄心肺復甦術、放棄急救同意書。

cowboy said...

謝謝到訪及留言。病人處於無意識狀態時無法表達要求不要搶救的意願,所以在清醒時交代清楚是最重要的。自己預先簽署「放棄搶救同意書」,醫生和家屬都有處理依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