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1, 2017

狗仔害人(隨感)

狗仔害人(隨感)


二十年前的八月三十一日,英國前皇妃戴安娜在巴黎因車禍逝世。戴安娜的次子哈里王子最近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訪問時表示,他對「狗仔隊」追車造成車禍之後還要拍下戴安娜受重傷的照片,至今仍耿耿於懷。哈里王子說︰「知情者告訴我們無數次,母親當時頭部傷勢嚴重,但是還活著;不過那些那些在隧道裏和她追車而造成這次車禍的人,不但沒有幫忙,還拍下她在後座垂死的照片。」

戴安娜與皇儲查理斯離婚後約一年,與埃及富商法耶茲之子多迪熱戀,兩人在地中海度假,但天天都被狗仔隊跟拍。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日下午,戴妃和多迪抵達巴黎,在麗思酒店用餐,午夜過後不久,搭平治轎車離開。狗仔隊依舊狂追,轎車被騎電單車尾隨的狗仔隊追得急了,一路狂飆,高速急駛到艾菲爾鐵塔對街的阿爾馬橋附近地下隧道時,失控撞上燈柱。轎車嚴重扭曲,多迪和司機當場死亡,保鏢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戴妃被人從車廂裏拉出來送往醫院,但搶救兩小時後,凌晨四時宣告死亡,終年三十六歲。


香港早就有這一類的以豢養狗仔隊而馳名的媒體。某知名商人二十八年前開始涉足傳媒業,重金辦報辦雜誌。旗下的報紙和雜誌為求「出位」、搏「銷紙量」、爭取市場份額,完全不顧媒體應有的社會責任和道德規範,以血腥、暴力社會新聞為頭條,吸引市民,挑戰社會容忍尺度,令原本有社會承擔感、使命感的傳統報業同人瞠目結舌。此人的媒體集團祭起「新聞自由」大旗,卻沒有媒體工作者的道德良心;以「讀者知情權」為名,首創狗仔追訪,極盡揭隱私、編故事之能事,甚至不惜造假新聞,務求譁眾取寵,吸引市民普羅讀者眼球。

此人以一己之偏見,藉旗下媒體鼓動民眾衝擊法治、為製造混亂者張目,為故意擾亂公眾秩序者助威,其本人亦是某些政治團體的幕後金主。他被視為「人格分裂者」,他破壞現存媒體守則和規矩的做法,沒有一個正直的媒體工作者接受,他被心存厚道的市民和堅持道德良心的媒體工作者唾罵。他帶起的「狗仔隊文化」是對「新聞自由」的扭曲和褻瀆,他的「雖遭千萬人唾罵吾往矣」的態度,正直的市民和新聞工作者都不屑與之為伍。


前些年,女藝人更衣被偷拍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名人藝人群起聲討,促請加快就保障隱私權立法。但某媒體同人協會卻說,如今在「偷拍事件」之下的討論偏於「情緒化」,耽心倉促立法會損害新聞自由云云。這就是現在那些厚顏無恥的「媒體工作者」明知違反道德良心還硬要強詞奪理的嘴臉。一個女藝人換衣服,關公眾利益什麼事?關知情權什麼事?偷看女人換衣服已經是下流的「偷窺」行為,還不知恥拍女人的換衣照片,還要動輒高喊「新聞自由」,這樣的媒體也夠厚皮了。也有政客以「捍衛新聞自由」之名,為這些卑劣媒體撐腰。


有資深新聞工作者說得好﹕「假如當事人是你的親人,你會用大特寫去報道受害人的傷口嗎?」這就叫做「設身處地」、「換位思考」、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拿著攝影機或筆的「新聞工作者」,不論男人女人,不論已婚未婚,就算沒有老婆沒有姐妹沒有女兒,都一定有娘親、祖母外祖母;如果你偷拍的是你的親人,或你的親人被人偷拍,還要放大公諸報端,你有何感想?(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