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4, 2018

忠勇勤敏


忠勇勤敏(隨感)

按照農曆的計算方法,立春是新的一年開始。今年歲次戊戌,生肖屬狗。市面張燈結綵,喜氣洋洋迎接狗年,到處是「靈犬招財迎新歲」、「金犬獻瑞賀新春」等等吉祥語句,人人都開開心心迎來狗年,期望狗年「一元復始,萬象更新」,樣樣都有個好的轉變。

本來,在中國人的常用語之中,「狗」的褒義用語不多,倒是有「狗嘴吐不出象牙」、「狗眼看人低」、「黑狗偷食白狗當災」、「餓狗吃屎」、「雞飛狗跳」、「雞犬不寧」、「雞鳴狗盜」、「狗急跳牆」、「狐群狗黨」、「狗腿子」、「走狗」之類的貶義說法;指某些極差劣的人或事,人們會說是「不齒於人類的狗屎堆」;粵語指一些不軌、不正當、見不得光的行為,便用一句歇後語稱「狗上瓦坑有條路」;近年,那些披著「記者」外衣、舉著「新聞自由」大旗、專門跟蹤偷拍人家私隱的一幫人,就被稱為「狗仔隊」。


不過,現實生活中,許多人把狗當作「寵物」豢養、與狗為伴,稱讚狗是人類「最忠心的朋友」;失明人士靠「導盲犬」帶路,狗是人類的好幫手、好嚮導、好拐杖;狗為主人看守門戶、防範盜匪、保護家園財產,幫助牧羊人保護羊群、驅趕野狼,是可靠的衛兵、僕役、保鑣、助手。

事實上,狗有忠心、勇敢、勤勞、堅韌的特性,樂意為主人做事、懂得討主人歡心。即使主人是無家可歸的露宿者,狗也一樣對主人寸步不離,所以向來有「狗不厭家貧」的說法。許多養狗者給狗極好的待遇,給它最好的食物,甚至違反自然,給狗隻穿衣穿鞋(令狗喪失本能、弱化生存能力),於是便令那些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窮人有「人不如狗」的慨嘆。
狗的嗅覺特別靈敏,腦筋也特別聰明,經過訓練之後,可以按人類的指令做事,為執法部門緝毒、查案、追蹤、辨識特殊氣味、狙擊歹徒,做人類做不到的事,幫助人類分辨和執法,為人類立功。在媒體也不時看到「義犬勇救主人」、「義犬守主人屍不離不棄」一類的報導;因而人們對狗特別倚重、特別有好感。


香港人常說「一體兩面」,就是「一分為二」、「兩重性」的意思,這句話符合辯證唯物主義哲學原理。狗也是「一體兩面」,有優點同時也有缺點,有可敬和值得學習之處,也有令人討厭的地方。在這個狗年,希望養著一班「狗仔隊」的某些媒體主事者,能尊重他人、循規守法,不要再縱容「狗仔隊」做那些傷害他人的事;也期望人人都能學習狗那樣的忠誠、勇敢、勤勞、靈敏,少點蠱惑,多點正氣,實實在在做好本份,讓社會更和諧美好。(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五日)

Thursday, February 08, 2018

力有不逮(亂彈琴)


力有不逮(亂彈琴)

不久前,看到一個網上流傳的資料稱,香港某兒童讀物出版社的一本兒童「魔法字典」,其中「飛」字的字形變化由「飛機」再轉為古代篆書再轉為現今的楷書,該資料質疑︰古代還沒有飛機,為何說「飛」字從飛機的「象形」轉化為後來的文字?讀完這個資料之後才留意到,原來外孫手頭上正有這本字典,於是隨手翻翻,發現上述資料的批評甚有道理。這本「魔法字典」原本以為這個文字演變的內容是賣點之一,但正是這個「賣點」有許多錯處。


這本字典的本來用意甚好,正如某大學中文系劉教授為此書寫的序言中說︰「書內每字的解說由圖象而下,依篆、楷等發展先後展示」;「最大的特點,是能從通貫古今和學以致用的角度,將漢字形意等知識,向年青學子以極適切及吸引的方式推介」。此字典封底的簡介聲稱︰「此書從字形演變方面闡明漢字字形的源流本末和組織結構,並附筆順、詞語示範和漢語拼意及倉頡輸入碼,每字均有英語對照,附有英語例句,內容兼顧學術與趣味,迎合本地學子面對兩文三語的學習需要」。可見,編撰者的用意是正確的、追上時代要求的。


但是,老牛留意到,作為此書賣點的漢字字形演變方面出現許多問題。首先,許多字的所謂「篆」體是錯的,例如七十頁的「風」字、七十六頁的「路」字、八十頁的「火」字、九十六頁的「花」字、一一六頁的「米」字、二六八頁的「眉」字、五零六頁的「年」字、五一四頁的「公」字,書中所列出的所謂篆體字,不論甲骨、金文、石鼓、秦詔版、明清以來書法名家的篆書,或者以《說文解字》為標準的小篆,都不是那樣的寫法,顯然編者在這方面研究不足,未有查清字形出處和正確寫法,而隨意寫出一個「篆」體字,便有誤導讀者之嫌。


其次,此書刻意在字形之前先出現一幅圖畫(圖像、象形),繼而展示早期字形(古文),再展示發展變化(篆書),最後是當今通行的字形(楷體),問題是,那幅圖畫並非這個字的起源,例如本文開頭提到的、在網上作為典型例子的「飛」字,以近百年才見到的飛機作為「飛」字的本源,就不對了。古人看到的「飛」是鳥而不是飛機,而「飛」字的篆書正是鳥類展翅高飛的象形文字轉化而來。


再者,正如劉教授序文所引用的「漢書.藝文志」所提及的「教之六書,謂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造字之本也」,便可知道,漢字造字並非只有圖像、象形,象形文字只是六種造字方法之一而已。事實上,除了早期人類活動的物品、行為和自然現象可以用象形、指事、會意,有些則是同聲借用(假借),有些是詞義演變而用作「轉注」之外,後世許多字都是形聲字,例如「花」、「狐」、「狼」、「鵝」、「鴨」、「松」、「柏」等都是形聲字,這些字的字形與物品的形狀沒有關係;如果硬要說從圖畫發展為文字,就很牽強了。


這本字典的編者喜歡研究文字演變,中學生時代就已經投稿報章,發表過許多文章、擔任過許多機構的導師或者比賽評判,水平是無可置疑的。但恐怕主要成就在於駕馭文字、使用文字而非對古文字源流有深入研究,所以老牛說作者「力有不逮」,未能說清楚每一個字的由來和演變。當然,這本字典的筆順、中英對照、漢語拼音、倉頡輸入等內容都是可取的。(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

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造反歪理(亂彈琴)


造反歪理(亂彈琴)

一月中旬,香港浸會大學十幾個學生手持標語衝入校內的「語文中心」,聲稱抗議「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準則」,包圍教師,並爆粗口。事件引起社會關注。一月二十三日中午,劉姓學生會長及陳姓涉事學生舉行記者會,為當日「佔領」及對老師的態度鞠躬致歉。幾小時後,校長聯同學生輔導長召開記者會,表示經初步調查,證實兩名當日「抗議」的學生,曾經作出侮辱及威嚇教職員行為,違反學生守則規條,飭令二人即時停學。其後,涉事二人再見記者,指責校方「未審先判」;學聯及各大專院校學生會即發出聯署聲明,指浸大校方未審先判是越權行為,恐造成寒蟬效應、收窄大學校園的言論空間云云。

有記者問校長︰兩人已經就事件公開道歉,校方的懲罰是否過重?校長強調「合適」,「每個學生都有第二次機會、每個學生都值得原諒,但值得原諒不代表他對自身行為沒有責任」。來自教育界的立法會葉姓議員也認同,「學生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但認為校方應清楚解釋懲罰理據。老牛也有看電視新聞,也看到兩名學生鞠躬致歉,他們承認當日有過激情緒,但堅稱當日的情緒源於校方長期忽視學生的訴求。老牛便明白,兩人雖然鞠躬,但並非認錯;最後仍是諉過於人,那不是道歉,更不是誠心的道歉。有評論說得對︰事件扯上政治,便複雜化了。於是老牛立即想起五十二年前中國發生的「文化大革命」。


五十二年前的一九六六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鼓動學生批判學校領導和教師,鼓勵青年學生「敢想敢說敢幹」。有人從毛早期的政治評論中找到一句(連「毛語錄」都沒有收錄的)「名言」︰「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緒,歸根結柢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根據這個道理,於是就反抗,就鬥爭,就幹社會主義。」於是,為了政治目標,人人都扭曲了良心和人性,掛著「紅衛兵」袖章的學生,高舉「造反有理」大旗,鬥老師、砸孔廟、抄家、打人,一直發展到派性打鬥、武鬥、衝擊軍區、搶槍,全國亂成一團。直到一九七六年毛去世,後繼者立即宣布結束為時十年的「文革」,其後更定性為「十年動亂」。

幾十年後,那些當年為了政治埋沒良心和人性、「敢想敢說敢幹」的「紅衛兵」們,終於良心發現,紛紛對自己在文革之初的言行表示懺悔。但許多人都把根源歸結到老毛發起、鼓吹和策動,把責任推給毛,卻很少人反思自己,更沒有人對逼死教師校長承擔責任。一些文革之初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四出批鬥老師、欺壓「黑五類」的高幹子女,隨著「文革」形勢變化、父輩突然被指是「走資派」而由天堂跌到地獄,於是,文革之後,這些人便以「文革受害者」身份去批毛,自己得志時的飛揚跋扈、橫行霸道的違法行為就撇得一乾二淨。


看看如今香港一些人為政治目的而「佔中」、「佔旺」,再看看今天在香港高等院校那些高舉標語牌衝擊教師辦公地點、侮辱教師的學生,他們所做的何嘗不是五十二年前中國文革的那一套?他們包圍、辱罵教職員之前有沒有想過後果?事後他們的「道歉」不是同樣諉過於人?哪有誠心道歉懺悔之意?正如幫派中人的名言「出得來行預咗要還」,你是成年人,你既然相信「造反有理」,選擇走「造反」之路,就要承擔造反行為帶來的後果。(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

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有賭未輸(亂彈琴)

有賭未輸(亂彈琴)

去年,英國人跟自己開了個玩笑,搞了個什麼「脫歐公投」。本來這是前首相的一場政治賭博,他相信自己勝券在握,反對脫歐派一定勝出;誰知錯估民意,當然,也許那時英國人正有一種「逆反心理」,公投結果竟是脫歐派勝出。於是,前首相不得不踐諾辭職,繼任者也不得不為莫名其妙的「脫歐」做功夫。「脫歐談判」幾個月,仍未有實質進展;反對脫歐的地方政府也不斷施壓;總之未見其利先見其害,英國很難在「脫歐」中得到比留在歐盟更多的好處。

當然我們都知道,英國曾經是「日不落國」、自以為是歐洲的「老大」,怎麼會甘心與歐洲大陸的其他國家「平起平坐」?你看看她即使未推動「脫歐公投」之前仍堅持用英鎊而不是歐元,就明白她本來就不太願意委身在「歐盟」之中;所謂「歐洲一體化」也只是少數政客的一廂情願。如果從經濟利益去考量,英國脫歐如果拿不到更多好處,那麼這個賭博只能是雙輸之局。


去年,美國人也跟自己開了個玩笑,選了一個招惹是非的富商當總統。如果借用傳媒對北韓前領導人金胖子的評語「不按常理出牌」,那麼這位新任美國總統同樣是「不按常理出牌」,誰也無法看得透他的底牌,所以他的譯名應當是「特冇譜」。他要「美國人優先」、要與其他國家打貿易戰、要限制移民、要建「墨西哥圍牆」倒也罷了,竟然還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惹來阿拉伯世界一片唾罵;最近又因為以「粗俗字眼」罵地中海小國和非洲墨人國家,被指是「種族歧視」。這位「特冇譜」每日都有新聞,每次都令人吃驚。

去年,香港也有些人跟自己開了個玩笑,結果是讓自己的議員資格被取消了。本來,上一屆立法會前幾年組成之時,就有幾個「出位」候任議員,在宣誓時故意拖延、任意加入詞語、刻意利用粵語「諧音」表述另一種意思,旨在挑戰現行制度、挑釁選民、挑釁北京的底線。但幾年前立法會主席容許重新宣誓,這幾個人便「過骨」了。這一次,那幾個人玩得更猖獗、更過份、更離譜,又加誓詞、又是加道具、又加表演動作。嚴格來說,這幾個人不是跟自己開玩笑,而是跟市民開政治玩笑,不但侮辱了把自己選出來的選民,也侮辱了選舉制度、侮辱選舉結果。所以最終自己「攞黎衰」是意料中事。


上星期六晚,老牛在某處街頭等巴士時,聽到某被取消資格者再參加某派初選的宣傳,「鐵粉」們拿著擴音器大聲呼籲市民支持,「讓教授以專業身份再在議會內為市民發聲」、「戳穿政府的土地供應不足謊言」,說得甚為鼓動人心。不過老牛當時就想︰為什麼某教授已經在某個專業界別當選了議員,如今卻「轉戰」地區直選?就是因為他把政治賭博玩大了、議員資格被取消了;他不要以為用一句「政治迫害」、「政治打壓」的悲情大話就可以說得過去。這樣一個不尊重選民、不尊重制度的政客,還有什麼顏臉再次面對選舉制度和選民?


市井坊間有一句常用語,叫做「有賭未為輸」,那是鼓動賭仔屢敗屢戰的說話。這句話用在政治上也是恰當的,既然賭局未完,那就繼續賭吧。人在做、天在看,市民同樣在看。(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

Tuesday, November 28, 2017

旗外政治(亂彈琴)


旗外政治(亂彈琴)

老牛為外孫找合適的兒童書籍,不時在附近的書局(書店)駐足。最近看到兩本為少兒學童編印的關於國旗的「百科」,一本是香港出版的「國旗百科」,一本是台灣出版的「世界國旗百科」。粗略翻翻,便發現有些「有趣」的現象︰本來是講解知識的「兒童小百科」,也因為編撰者、出版者、負責人所處的位置、地區以及立場和政治取向不同,而有不同的表述和編撰方針。而且,因為國旗是國家的象徵,如何看待「國家」便有鮮明的政治立場。

香港某老牌知名出版社出版的「國旗百科」,並無列出全世界所有國家和地區的旗號和國徽,只列出較為重要、有影響、知名度高的國家。但在「亞洲國家」篇章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還列出「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區旗、區徵,卻完全不提「中華民國」或者「台灣」。顯然,出版者、編撰者的立場是以北京的國策為標準,北京一向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搞兩個中國或者一中一台」,所以不提「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


如果看看亞洲,許多小國無論地方面積、人口、經濟實力都不如台灣,但在這本「百科」中都有記述,唯獨這個曾經是「亞洲四小龍」的台灣,因為被編撰者視為「地區」而不是「國家」,就不配出現「國旗」。但是,編撰者有沒有想過,即使這個不被承認為國家的「地區」在聯合國沒有席位,但她有她獨立的行政系統、有她行之有效的社會制度,有她自己的旅行證件、有她的外交空間,至今仍有二十幾個「邦交國家」,怎能無視這個獨立政權的存在呢?

另一本由台灣出版的聲稱「輕鬆學習世界」的「世界國旗百科」,收錄了一百九十六個國家和地區的旗幟,資料詳盡齊全。此書一開始便是詳細介紹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含義、源由、尺寸比例、十二角星畫法,連民國之初孫中山及其戰友們如何選定國旗的故事都有述及,讓當地學童從小就知道自己所處國家的國旗的意義。即使不會讓學童以為自己所在的國家最大、最強、最重要,也讓學童建立對國家的認同感和自豪感,讓他們從小知道愛護和尊重自己國家的國旗。

此書也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紅旗」,在國旗之下有一句高度概括的評語說︰「以悠久歷史和文化自傲,擁有廣大的領土、人民及豐富的天然資源。人民個性保守,自尊心強。萬里長城是世界文化遺產。」而該書列出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區旗區徵,說是「不被承認的旗幟」。可見,在向學童灌輸基本知識的「小百科」裏,也充滿成人世界的政治角力。


最近北京人大通過對國旗國歌的相關立法,並指明要作為基本法附件三所述及的全國性法律,在香港以本地立法形式實施。這本來是應有之義。但香港某些政治人物、某些媒體,一開始就將「國旗法」、「國歌法」妖魔化,本地還未立法就先向公眾灌輸「這是惡法」的觀念。有媒體記者故意在大街小巷問途人︰「你知唔知行行吓街隨時會犯法?」解釋是︰若國歌法本地立法之後,聽到奏國歌而不肅立便是犯法。這便是典型的製造恐慌、故意混淆視聽。法律專家早就說了,電視新聞前播國歌不算「正式場合」,民眾不必起立,而應自然而然、各行其是。你那些媒體工作者為何非要製造民眾不安不可呢?(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Sunday, November 05, 2017

校園禁毒(亂彈琴)

校園禁毒(亂彈琴)

媒體報導,香港警方今八月一日至二十五日,進行三項針對性的全港反毒品行動,包括打擊販毒及吸食毒品黑點的「征服者」(VANQUISHER)行動、打擊青少年毒品罪行的「捍衛者」(TAILBACKER)行動,以及與海關聯合打擊跨境販運毒品的「絡靖」(KNOTSTRING)行動,突擊搜查全港多個處所,包括樓上酒吧、遊戲機中心、酒吧、其他娛樂場所及各出入境管制站等,拘捕一百七十二人,並搜獲二十公斤海洛英、八公斤可卡因、三公斤「冰毒」、三公斤大麻及二公斤「氯胺酮」。警方呼籲青少年時刻保持警覺,切勿接觸毒品,家長及學校亦應提防子女及學生被不法分子利用作出非法行為。

近年,校園毒品問題引起社會關注。據警方介紹,黑社會利用小恩小惠、免費吃喝娛樂吸引青少年,引誘在校學生加入黑社會,然後利用他們向學校推銷毒品;社會上有些心術不正的「文化人」,在以青少年為對象的漫畫書、刊物上,不但描寫吸食毒品的細節,更鼓吹「少少無大害」的觀點、挑逗青少年的好奇心和英雄感;於是一些人經不起誘惑和威逼,或者抱著「why not」(點解唔得)、「耍威風」、「要面子」、「逞英雄」的心態而嘗試吸毒,進而上癮不能自拔。

本來一些學校的領導和教師也知道校園毒品問題嚴重,但礙於「家醜不外傳」的觀念,擔心揭露問題會影響學校聲譽、影響收生、影響學校利益,因而採取不正視、不向上級部門報告、不向警方或相關部門求助的態度,企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掩蓋、姑息,便變成助長歪風蔓延,更令青少年泥足深陷。

當局正視校園毒品泛濫問題,加強校園禁毒措施,例如推出「自願檢驗計劃」、加強駐校社工輔導,警方也不時派人到學校宣傳,提醒學生遠離毒品。但是社會上又有一些人以「人權」、「私隱」為藉口,阻撓自願檢驗計劃推行;更有黑背景人士在學校欺負同學,企圖用校園欺凌手段脅迫同學就範。

某學校在宗教團體的協助下,打正旗號收容飽受毒品傷害而自願戒毒的青少年,讓他們在脫離不良朋友、相對專心的情況下,用自己的決心和行動去戒除毒癮,本來是對社會有益的大好事。但一些社會人士對這所學校懷有偏見,該校欲覓新址擴充,也遭到許多阻撓,實在令人費解。

有人在利益的引誘驅動下,竟然將「科技」應用於毒品,例如將毒品液化浸泡在棉質紡織品中,偷運入境後再提煉;有人在工廠大廈單位內種植大麻,用強光燈具模擬天然陽光照射大麻植株;有人用化學品合成的方法製造毒品。新手法層出不窮,警方應對也疲於奔命。

一些家長對子女疏於管教,以為有錢給予孩子生活便足夠,甚至聲稱「讓孩子自由發展」,孩子平時接觸什麼朋友、參與什麼活動從不過問,因而讓那些「損友」有可乘之機;一些人把孩子送到外國「讀書」,書沒讀成卻學了一身不良嗜好,抽煙、打架、酗酒、吸食大麻「十項全能」;當然也有家長為生活奔忙,無暇兼顧孩子的學業和行為表現,以至令校園毒品問題愈演愈烈。撲滅校園毒品刻不容緩,為今之計,全社會應當高度重視,學校、家庭以及社會各界應充分合作,配合警方打擊與毒品有關的罪行,才有機會取得成效。(二零一七年十月三日撰文,十一月五日貼於此博)

Thursday, October 05, 2017

高速何用(亂彈琴)

高速何用(亂彈琴)

最近十年中國高速鐵路發展極為迅速,高速鐵路成為拉動沿線地方經濟增長的火車頭。二十年前已經成為特別行政區的香港,當然不能被「邊緣化」,於是香港也建造高鐵與中國大陸高鐵聯網。基於「一國兩制」,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仍設「口岸」,民眾往來仍須做出入境查檢手續。多年以來行之有效的穗港、京港、滬港「直通車」模式,是在香港驗證「出境」、到達國內目的地就驗證「入境」。但如今建設的「高鐵」將連接全國各地,難以在內地各處都設「口岸」查檢證件,於是最初曾經研究在深圳做「入境檢查」再上車往全國各地;但乘客在香港上車後,到了深圳要做一次查檢證件入境中國的手續,高速鐵路的「高速方便快捷」豈不落空?所以才設計在香港高鐵始發總站做「一地兩檢」。

但這樣問題又來了。香港有一部分人本來就反對建高鐵,他們思考的不是「香港會不會被邊緣化」,而是「香港會不會被同化」;他們說出來的憂慮是「被中國大陸蠶食」,不說出來的顧慮是「一國兩制」變質,「一地兩檢」被政治化、妖魔化了。於是,這些人找到了一個政治制高點︰要保持香港的獨立性,便是不能讓中國大陸邊檢人員在香港境內執法。一些政黨和政客便祭起「反對割地兩檢」、「反對賣港求榮」的大旗,繼續反高鐵,臨門一腳也要讓它搞不成。

老牛其實對高鐵是否有用、能否成功不太關心,只是一直冷眼旁觀而已。但是,綜觀這二十年來,香港的每一步都是在經歷許多無意義的「內耗」才踏出,便明白香港已經沒有優勢可言,是「自己玩死自己」;一些政客和媒體「為反而反」,與其說是「監察政府」,不如說是以七百萬人民當人質向政府勒索。且不說近幾年反高鐵,光是看十幾年來的那些什麼「集體回憶」、「保衛維港」、「西九推倒重來」,便看得出那些「挺身而出」的「英雄」們的實際用心。

十一年前,中環天星碼頭拆卸,本來是當局經過五至七年的諮詢和商討、二零零二年決定,為改善中環交通而不得不部分填海、另建小輪碼頭和鐘樓,原碼頭和鐘樓待新碼頭建成後便拆除。但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鐘樓「壽終」之日,一些人突然來勁,以「保衛香港人集體記憶」為由,堅決反對拆卸;一班頭頂「民主」光環的政客也趁機向政府發難,一句「保衛維港」,把所有整體發展都壓住了。


前朝衛奕信時代填海造地而成的西九龍大片新土地,諮詢多年,社會認同建設文化設施,二零零一年還搞了概念規劃設計比賽,二零零三年九月公開邀請世界各地文化機構和商家參與,樣樣都按常規進行;但零三年「沙士」、五十萬人上街遊行之後,二零零四年有人提出「不要天篷設計」,進而有人質疑「官商勾結」、「名為文化實為地產」;一些「文化人」也突然清醒,七嘴八舌提意見和建議,於是西九項目被迫於二零零六年推倒,二零零八年才重新上馬。

港珠澳大橋,本來是看到香港與珠三角經濟聯繫日趨緊密、繞道珠江三角洲頂端廣州而行過於費時失事,一九八三年由珠海市和香港商人提出構思,但香港爭吵多時未有共識;其間霍老先生與香港多個財團已捐資,在珠江三角洲中間興建虎門大橋,一九九三年動工,一九九七年二月建成通車,舒緩珠三角東西兩岸的交通。工程浩大、投資甚鉅的港珠澳大橋二零零九年動工,預計今年底才建成,比虎門大橋遲了二十年,其經濟效益亦已大打折扣。其他如舊啟德機場地皮「爭拗」、延宕多年才實施建設,更不必多說。


高鐵即將建成交付使用,如今因為「一地兩檢」的爭議又起波瀾,高鐵的「快捷、方便、高效」便難以發揮。如果香港不想要「高速」,那就讓它攤在那裏吧,在政客眼中,那些已經投入的資金算得了什麼?不過,再拖幾年,各地的經濟起飛,香港就被拋離了。你自甘被邊緣化,怨得了誰?(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