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2, 2017

聞雞起舞(隨感)



 
聞雞起舞(隨感)

今年是農曆丁酉雞年,春節前後給朋友的賀年禮品中,都會有老牛親手製作的「環保賀年裝飾」(用彩色包裝盒做的手工),諸如「雞年如意」、「大吉」、「聞雞起舞」等。如今這個「雞年」已經過了一半,「夏至」、「小暑」都過了,商家們正熱推中秋月餅;但上月底,四十年不見的老農友阿寶經香港返美國,我趕到機場與她見面,給她的「見面禮」還是親手做的小手工「聞雞起舞」。為何?就是提醒她「雞鳴即起」、多做運動、改善機能、保持健康。


阿寶收到小禮物很高興,說,身體狀況至今還算托賴,血壓、血脂、血糖、心臟等都平安,只是骨骼有輕微退化;她每天早上都做簡單運動和步行,藉以舒展筋骨、促進呼吸系統和心血管健康。我老牛對她說,我堅持每天早起、去公園做運動,起碼告訴自己「我今天仍能活動」。以往我每天早上都會做運動大約一小時十五分鐘,主要是拉筋、伸展和打太極拳;去年夏天做運動三十分鐘就氣喘,求醫才發現心臟血管有點毛病,專科醫生說暫時不需要做手術「通波仔」,可以服藥改善,並說每天做運動不需太長時間,每天堅持三十分鐘就可以了,我便遵醫囑,減少運動量,適可而止。服藥一年,情況已大有改善。


較早前,我去廣州探望另一位農友阿蓮,也給她帶了一件「聞雞起舞」的手工製作,鼓勵她多走出戶外去活動,不要成天躲在家裏,不要老是望著電視機。阿蓮說自己什麼運動都不懂,學生時代就沒有「運動細胞」,如今晉身長者,更不願意動。我對她說,不懂做運動不要緊,最緊要是明白要動、有這個心、有這個自覺性,催促自己出去活動。不懂打拳、打太極可以步行、甩手、做些簡單而力所能及的伸展運動,藉以改善心肺功能、促進血液循環、調節新陳代謝、減緩退化和衰老。我對她說︰「不奢望長壽,但願能保持健康,不要成為後輩的負擔。你能走出去,到球場、公園去看看,你就會受到感染。」


我說的正是自己的感受。人許多時候欠缺自覺,但會受到身邊事物或現象感染。有時我要「奉命」帶外孫去田徑場參加訓練,坐在看台上,看到田徑場上,許多青年學生在體育科老師或教練帶領下訓練;也看到不少中年人甚至長者在緩跑徑慢跑。烈日當空、驕陽似火,個個汗流浹背、氣喘噓噓,簡直是「自討苦吃」;但人人都卯足勁,堅時訓練。為了什麼?年輕學生、專業運動員也許是為了爭勝、爭獎、爭先,但緩跑徑上的中年人或者長者,不為比賽、不為爭獎,不為恭維與喝采、不為鮮花與掌聲,只為一個簡單而「自私」的目的,就是自己的健康。


我老牛常對朋友說,「金錢不是萬能」的其中一個例證就是︰健康體格是靠自己刻苦訓練才得到的,不是錢可以買得到的;錢可以買得到醫療、藥品和服務,可以得到優質的器械和場所,但買不到身上結實肌肉的活力和彈性,買不到骨骼韌帶的柔韌性,買不到肌肉的爆發力、身體的平衡力和運動的耐久力。這些都是長時間持續的訓練「練」回來的;堅持做運動而做到有成效,靠的是自信、毅力和鬥心。老師或者師傅常對學生、徒弟說,「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意思是,不必與別人比較,自己的現在比過去進步就得了;但最大的敵人是「心魔」,是懶、怯、燥;自己戰勝自己的惰性,就是進步了。(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

Saturday, June 24, 2017

生死之交(憶舊)



生死之交(憶舊)

四十九年前的十一月十八日,三十五個來自幾個學校的廣州知識青年,一起分配到海南島中部山區國營農場合山隊,「合山」這個群體從這一刻便形成了。這個群體充滿正氣、努力上進,團結互助。雖然當政者把知青下放,只是讓他們自生自滅,但合山人沒有自暴自棄,他們自愛、自信、自律、自強不息。老工人對我們關心、愛護、幫助,讓我們感受到真情和溫暖。知青生涯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那段日子在生活最底層、生產第一線的艱苦磨練,體驗了「粒粒皆辛苦」的艱辛,養成了堅毅、沉著、不畏艱辛、不怕困難、尊重工農、明辨是非的品格。

知青初到農場,便與老工人一起投入超強體力勞動,開荒、砍芭、挖穴、擴行、定植、斬萌、積肥、鋤草、割膠;頭頂烈日、腳踩淤泥、風裏來雨裏去;每年都有幾段「青黃不接」,過著缺油、無肉、無菜,只有鹹菜和醬油下飯的日子。我們就這樣熬過來了。海南每年都有大台風侵襲,一九七三年九月的一場大台風正面吹襲我們農場,房子塌了,死了幾十人。台風過後還要搶救國家物資和被打斷的橡膠樹、搶修房子和被摧毀的通訊線路。在艱苦的環境中,知青與老工人結下了親人一般的情誼,知青兄弟姐妹們成了生死之交。

三十五個合山知青之中,已經有四個人過早離世。一九七零年二月二十四日,錦洪在開荒燒芭(「芭」是大開荒時砍倒、曬乾的樹木)時被大火吞噬,年僅十九歲;一九七五年六月九日,已經招工回城的阿基在上班途中被火車撞死;二零零零年六月,女兒已經上中學的曾輝熬不過病魔的糾纏而選擇結束生命;二零一二年十月,生命軌跡正進入收成期的摩鈴卻被癌症帶走了。二零零九年清明節,合山人為長眠在山區的錦洪建了一個小小的紀念碑;錦洪去世四十六年之後,不久前,合山人四眼仔、婆子、羅浮、朱仔、大江、籮記、耀權等人,找到了錦洪的哥哥、嫂子和妹妹、妹夫,向他們報告了爭取建造紀念碑的經過,並製作了一隻「母瑞悲歌」紀念光碟送給他們,以表合山人對錦洪的懷念之情。

合山知青之中,有十一人在七二至七六這些年份得到「上中專」的機會;八位獲得「招工」回城;四個人參加七七級、七八級高考獲得錄取;四個人在回城後工餘繼續深造,取得大專學歷。有的走上領導崗位,成為處長、校長、經理,或者成為基層單位、部門負責人、廠長、書記,或者成為業務骨幹、高級工程師;或者自立門戶從商。合山人的生活狀況正是老知青群體的縮影。 

我一直以自己有近十年的知青經歷為自豪,至少我有這個勇氣和意志,我做到了。「合山」不僅是地名、隊名,而且是老知青團結互助、增進友情、互相鼓勵、互相關心的標記。有人問我,原班同學的關係與同隊知青的關係如何比較,我說︰「合山知青不但共處時間長、朝夕相對、互相了解;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班知青是同生死共患難、風裏來雨裏去的至交,親如手足、情同兄弟姐妹,不是原在校那個班同學的關係可比的。」我在「合山博客」寫過四十篇「海南春夢錄」,記述知青歲月的艱苦生活和趣事。我對農友說笑︰「人家老紅軍當年長征,短則一年長則兩年,講長征故事講了一輩子;我們知青下鄉,短則三年五年,長則十年八年,那麼多知青時代的故事,怎不會也講一輩子?」(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撰文,六月二十四日貼於此博)

Tuesday, June 13, 2017

再見媽媽(隨感)


再見媽媽(隨感)

我很喜歡男高音歌唱家李雙江首唱的「再見吧媽媽」。這首歌的背景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中國軍人開赴前線的時刻,「再見吧媽媽,軍號已吹響,鋼槍已擦亮,行裝已備好,部隊要出發。你不要悄悄地流淚,你不要把我牽掛。當我從戰場上凱旋歸來,再來看望親愛的媽媽。……假如我在戰鬥中光榮犧牲,你會看到美麗的茶花,山茶花會陪伴著媽媽」,樂曲激越,歌詞感人,震撼心魄。有時與農友或朋友一起唱K,會點這首歌,但每次都是只唱了開頭一句,便浮想聯翩、感觸哽咽,唱不下去。

因為,唱出開頭一句「再見吧媽媽」,便會想起五十年代初流行一首蘇聯的「青年團之歌」,歌詞大意是︰「聽吧,戰鬥的號發出警報、穿好軍裝拿起武器,青年團員們武裝起來,踏上征途,萬眾一心保衛國家,我們告別了親愛的媽媽。請你吻別你的兒子吧,再見吧媽媽,別難過別悲傷,祝福我們一路平安吧。」那首歌描寫的是上世紀三十年代末蘇聯衛國戰爭時期,青年們為了抗擊德國法西斯侵略、保衛國家,紛紛參軍拿起武器的情形。青年戰士上戰場前向母親告別,唱起這首歌,便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慨。


四十九年前,知青上山下鄉,我們這一批人要渡過瓊州海峽,到海南島的深山老林,當年告別親人踏上征途那一刻,也有這種為革命、為理想「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豪情壯志。不過,我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登上大卡車、開赴洲頭嘴碼頭那一刻,連向母親說一聲「再見吧媽媽」的機會也沒有,因為母親正在幹校,在工宣隊監督下寫檢查,不准請假回廣州給兒子送行;當時只有我的外祖父母拄著手杖送我到學校,只有兩個老人家向漆黑的卡車帆布篷揮手道別。

我們的好兄弟錦洪,一九六八年十一月,滿懷豪情壯志,告別母親,與我們大家一起來到農場。兩年多之後,一九七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在一次開荒「燒芭」(放火燒荒)中被大火吞噬,年僅十九歲,一聲「再見」竟成永別。二零零九年,合山隊廣州知青們捐款,在錦洪遇難時由火場抬下來停放的位置,建造了一個小小的紀念碑,紀念這位長眠在母瑞山的好兄弟。錦洪去世四十六年後,最近,合山老知青四眼仔、婆子、沛強等人,找到了錦洪的哥哥、嫂嫂和妹妹、妹夫,向他們報告了合山人為錦洪向當地領導爭取建碑的經過,沛強製作一張題為「母瑞悲歌」的影音光碟送給他們,以表合山兄弟姐妹的心意。當年錦洪的父母連兒子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可想而知有多心痛。



一九七八年五月,我離開農場回到廣州上大學。幾個月後,中越邊境戰事爆發。一九九八年十月,下鄉三十周年之際,各地知青紛紛組織大型的紀念活動,我也參加了這次離開二十年後的重訪農場的活動,見到當年我當班主任時教過的幾個學生。一位曾經當兵的舊生告訴我,我班的苗族同學昌志也當了兵,後來在越南戰場犧牲了。我腦海裏浮現出這位苗族少年當年憨厚壯實的身影,記起他雖然文化基礎差、但很聽話好學的點滴片斷。可惜我永遠看不到他了。他的年邁的媽媽只看到「美麗的茶花」、只有山茶花陪伴;他的忠骨已經埋在邊境的黃土裏,墳頭的墓碑旁邊只有一個凋敝已久的「高山下的花環」。(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撰文,六月十四日貼於此博)

Sunday, May 14, 2017

暮年期盼(隨感)

暮年期盼(隨感)

日前看了朋友傳給我的一個視頻,是華盛頓中國知青協會二零一四年慶祝「馬年」的「春晚」,主要內容是老知青們在聯歡餐會上載歌載舞、娛人娛己。歌的曲譜是八十年代初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流行曲《年輕的朋友來相會》,歌詞則是老知青改寫的,大意是︰「老年的朋友們今天來相會,白髮一大把,縐紋又一堆,人變矮、腰變肥,癡呆又來追,好友相聚難得有幾回。啊親愛的朋友們,美好的今天屬於誰?屬於我,屬於你,屬於我們六七十歲的老一輩。」內容真實、貼切、生動、感人,水準甚高。

原曲《年輕朋友來相會》由張枚同作詞、谷建芬作曲。一九八零年,張枚同發表題為「八十年代新一輩」的新作,大意是︰「年輕的朋友們今天來相會,蕩起小船兒,春風輕輕吹,花兒香、鳥兒鳴,春光惹人醉,歡歌笑語繞著彩雲飛。啊年輕的朋友們,美妙的春光屬於誰?屬於我、屬於你、屬於我們八十年代的新一輩」。主題健康、音樂感強。作曲家谷建芬很快便譜了曲,並把「年輕的朋友來相會」作為歌曲題目。這首歌以其優美的曲詞、歡快的旋律迅速在群眾中流傳。

這首歌流行的時候,老牛正在師大求學。這首歌所指的「八十年代的新一輩」,應該是當時二十歲左右的,風華正茂、意氣風發、鬥志昂揚的青年。而老牛這一代被「十年動亂」耽誤、恢復高考之後才進入高校的七七、七八、七九級,那時已經「三十而立」、青春不再了。不過這批人懷著「追回被荒廢的歲月」的雄心壯志,忘情地攻讀,也代入了這首歌所指的「八十年代新一輩」角色。

正如原歌詞所唱的︰「再過二十年我們重相會,偉大的祖國該有多麼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鄉村處處增光輝。啊親愛的朋友們,創造這奇蹟要靠誰?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們八十年代的新一輩」。二十年之後,國家建設高速發展,人民生活進入小康,出現了令國際社會驚訝的奇蹟,就是靠「新一輩」努力打拼、靠上一輩人無私奉獻、靠全國人民忘我付出。

八十年代初,隨著國家的改革開放政策推進、國門打開,有實力的知青一代人開始走出國門去留學、工作,繼而定居外國,便逐漸出現了海外各大都市的知青群體。三十多年之後,當年的老知青們已經進入暮年,成了「白髮一大把、縐紋又一堆」的「六七十歲的老一輩」,因而才會有老知青改寫的那些貼切感人的新歌詞。這首新歌詞充滿對美好的期盼和追求︰「一年又一年我們重相會,男人要更帥,女人要更美,眼不瞎、耳不背,能吃又能睡,統統忘掉今年多少歲。啊親愛的朋友們,老了以後要靠誰?靠老伴、靠自己、還靠我們老不死的每一位」;「讓我們高高舉起杯,挺胸膛、笑開眉,快樂屬於永葆青春的老一輩」。


老知青這一代人與共和國一起成長,是中國當代史的親歷者、見證人,他們有頑強意志和毅力,有思想深度、視野和胸襟,他們是改革開放的擁護者和實踐者,是國家穩定的社會基礎。他們靠自己的努力改變了生活軌跡,改變了社會,也靠自己的努力去保持身心健康。但這一代人畢竟已屆暮年,即使能力再強也無法違抗自然規律,終究要離開歷史舞台。沒有當過知青的原本意義的「八十年代新一輩」如何承先啟後,國家和人民都寄予厚望。(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

Saturday, April 22, 2017

鋌而走險(憶舊)


鋌而走險(憶舊)

日前與幾個在香港定居的高中同學「飲茶」敘舊。在座七個人之中,五個人是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偷渡」來港的,只有兩個人是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循合法途徑申請來港定居。幾個四十多年前「偷渡」來港的老同學,談到當時為求生存不得不「鋌而走險」、冒著生命危險泅水偷渡,都不勝唏噓。

一九六八年九月,經過「文革」大亂兩年多的中國,「抓革命促生產」未見成效,滯留在學校的幾屆初中高中學生「復課鬧革命」也無事可做,唯一的去向便是「上山下鄉」。當時我所在中學,除了少數「幸運兒」被安排去工廠之外,大部分同學按規定都要上山下鄉。上山下鄉大致上有四種方式,一是到海南島或湛江地區國營農場,二是到省內農村插隊落戶,三是回自己家鄉農村,四是「投親靠友」到農村生產隊、農場、林場、茶場、果園場。總之都是要離開城市。


安排到農村插隊落戶的,有的在粵北山區,有的在珠江三角洲的惠陽、增城、寶安、中山、新會、斗門。且不說每天辛勤勞動掙不到足夠生活的「工分」;重要的是,農民認為知青「分薄」了他們的勞動成果,對知青有排拒情緒;而部分知青因為「家庭出身」是資本家、工商業者、地主等屬於「黑七類」而備受歧視和侮辱,看不到前途,因而萌生偷渡到香港尋找新生活的想法。

最早偷渡的是一位在惠陽落戶的、家庭出身是「工商業兼地主」的同學,就在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三日,即下鄉一周年當日,與弟弟、妹妹及另外兩個同學一起泅水;最遲的一位是一九七二年第三次才偷渡成功。據這幾位「老偷渡客」說,與他們同一時間偷渡的,有不少人被捉回、被警犬咬、被鯊魚咬死、淹死或者在冰冷的海水中時間過長而凍死;估計十個偷渡者之中大約有三個死亡或失蹤。「如果不是生活無著、走投無路,誰願意冒著生命危險走偷渡這條路?」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港府對非法入境者實施「抵壘政策」,即︰如果成功抵達市區即可給予香港人身份;如在邊境被截獲即遣返。「抵壘政策」同時確定了一九七四年以前及以後偷渡抵港人士,和戰後移居香港的人士一樣,擁有香港居民身分。到一九八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港府宣在撤銷「抵壘政策」,實施「即捕即解」,意思是︰如果被抓到或者被揭發是非法入境者,便會立即遣返。


隨著歷史發展、時移勢易,七十年代末起,中國推行「改革開放」,人民生活改善了;三十多年之後,許多人的生活狀況已進入「小康」。「老偷渡客」同學說︰「如今不但沒有人冒死偷渡來港,有的人即使有條件到香港也不來,寧願留在國內發展。我們也為國家進步、人民生活改善感到高興。」他說,當年他們冒死偷渡到香港,被國內視為「叛國」,已經沒有回頭路,也許今後也不能見到國內的親人,因為擔心會被「秋後算帳」。幸好這樣的事最終沒有發生。


我聽著他們說起遠去的故事,突然想起原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著名小提琴家馬思聰,他在文革中遭到非人的折磨和侮辱,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五日逃到香港、再輾轉去到美國。當政者視之為「叛國投敵分子」。晚年馬思聰曾想回國看看,終未能如願,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日因心臟手術未成功逝世於美國。如果不是當年的社會環境和政治氛圍,他們為何要冒險出走?(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

Sunday, April 16, 2017

順其自然(千慮一得)

順其自然(千慮一得)

黃牛曾經在政府某部門辦公室看到幾張宣傳海報,其中有張寫著一句話﹕「孩子生活在吹毛求疵的環境裏,他就學會處處批評別人。」這句話,表達的是家庭環境以及家長對子女的影響,概括了教育工作的客觀規律,從中家長可以了解正確的教育方法和恰當的處事態度。家長不要對孩子過份挑剔和苛求。

家長對子女的要求必須切合實際,不要強迫子女做他們力有不逮的事,更不要按自己的意願強迫子女做他們不願做的事。孩子的潛質個個不同,有的對數學較有興趣,對思考、推理方面的學習能力較強﹔有的可能文科較好﹔有的則對球類有興趣﹔有的喜愛音樂。作為家長,應當鼓勵孩子各盡所長、發揮潛能,切勿提出不切實際的要求,更不要吹毛求疵,過份挑剔。

多年前,朋友的兒子當時正在某名校讀中三。很聽話,用功讀書,又懂節儉,而且有組織能力。但作為父母的,總嫌他還不夠出類拔萃,身為工程師的母親總是希望兒子學理科﹔身為經濟學者的父親,卻期望兒子在文科方面有出色表現。有一次茶聚時,夫婦兩人向我「訴苦」。我說,做父母的,不要給孩子太大壓力,如果孩子的能力和興趣在文科,就不要強拉他讀理科,這一點孩子自己和科任老師比家長清楚,可以讓孩子徵詢老師意見作出選擇,發揮自己的特長,不要以家長自己的想法代替孩子的想法。當然,家長擔心孩子還小、不懂得作長遠考慮,那麼家長應當與孩子商量。後來,朋友的孩子與同學一道到美國升學,學有所成之後在美國立足並成家,朋友夫婦老懷大慰。

許多家長千方百計想自己的孩子入讀名校,當然有許多現實的考慮﹕名校師資好、條件好、設備好、環境好,加上生源也都較好,容易形成好的集體,自己的孩子也容易與好的同學為朋、令孩子向好的方面走。但是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如果自己家境不如人、孩子的能力不如人,孩子在名校也許會感到很大壓力。不但學業有壓力,同學之間如果互相攀比,比花錢、比闊氣、比名牌、比課餘活動學什麼玩什麼,孩子的精神壓力更大。成績不夠好,可能讓孩子形成挫敗感,花錢沒別人爽快,可能令孩子產生自卑感,這對孩子的心理成長更是有害。

家長應該明白,孩子入學讀書,不是單單為了考試分數,在讀書的同時也要學習做人的道理,所以學校的校風和學風很重要,良好校風使學校形成一個好學上進的集體,可以讓新同學受到感染和熏陶。家長應當因應孩子的學習能力和興趣選擇合適的學校,特別是風氣好的學校;也不要過份要求,不切實際地要求孩子「考第一名」或「前五名」等。孩子能集中精神在學業上和有益身心的事情上,每個學期或每次考試、測驗都有進步,那就應當鼓勵。孩子在鼓勵聲中主動積極地學習,比在責罵聲中被動地厭惡地學習,效果會更好。


學生由小學升上中學,是一個很大的變化,壓力相當大,家長應多加鼓勵。一般中學會為中一同學設銜接課程,強化學生的英語能力,讓他們盡快適應英語教學。因為許多小學基本上是母語教學,英語只是一門外語﹔但到中學階段,英語是學生上課時吸取知識的主要語言媒介,家長應鼓勵子女積極投入學校特設的強化課程,幾個月便可以適應中學學習。(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重訂)

Monday, April 03, 2017

以身作則(隨感)


以身作則(隨感)

電視屏幕的角落有時會打出「PG」字樣,意思是「parent guide」,即家長指引。黃牛小時候,母親就是這樣做的,每一件事她都講解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什麼是「應該做」什麼是「不應該做」。她教導我們聽話、有禮、守時、踐諾,她教導我們認真做事、顧及他人、有始有終、有責任心,她教導我們不倚賴、不怕煩、不逃避、不心存僥倖,她教導我們養成良好衛生習慣和生活習慣,她不但這樣說,也這樣做,母親給我們作了示範。母親曾經說過﹕「父母是孩子的第一個老師。」一個「赤子」來到人間,身軀是父母給的,母語是父母教的,行為、習慣、思維方式是父母傳授的,是非觀念、道德、倫理是從父母那裏學來的。孩子三歲進入幼兒園接受群體生活的熏陶之前,家長就是孩子人格形成的模範;即使在孩子入學之後,家長仍然是孩子模仿的榜樣。

最近電視上有一個公益廣告,內容是母親和孩子都在邊走路邊玩手機(這就是「有樣學樣」)。母親叫孩子不要玩,孩子說「你都玩」,母親答「因為我係大人囉」;話音未落,這位邊行邊看手機的母親被司機也在看手機的車子撞倒了。當然廣告的用意是提醒人們不要邊行邊玩手機,但帶出的訊息是身為家長一定要以身作則。多年前,我看到政府社會福利署某辦事處的牆上,有一幅宣傳標語寫著﹕「孩子生活在充滿誠實的環境裏,他就學會接受真理。」說得很有道理。這道理就是,家長教導子女要以身作則,做子女的好榜樣。


不過,「以身作則」這一點確是知易行難。許多家長忙於工作、掙錢養家,壓力很大,心情煩躁;或者工作時間長、休息時間少,抽不出時間看看孩子的功課、與子女談話。當然也有一些不負責任的家長是只顧自己外出吃喝玩樂,把孩子留在家中;或者是即使全家上餐館吃飯,家長也在看手機,與孩子幾乎是「零溝通」。有的人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的壞習慣、壞作風、壞脾氣傳授給孩子。例如,大談如何沾了同事或公司的便宜、或者撿到好東西,那麼怎樣教孩子誠實待人、路不拾遺?自己做事丟三拉四,常常不見東西或者找不著要用之物,怎能教會孩子有條理、有規律?自己不講禮貌,怎可能要求孩子溫文有禮?

當一個人成了家、有了孩子之後,就應當成熟起來,自覺改掉一些少年時代不修邊幅、不守常規而留下的惡習。為了孩子自己要作出一些犧牲,至少在娛樂方面作一些犧牲,例如減少上街看戲、打麻將、玩手機,多騰點時間陪伴子女,關心他們的功課學業,關心他們的課外活動,聽聽孩子的心事。更不要粗言穢語,或者做某些不恰當的事。家長自己要建立誠實、有禮、守法、守信的榜樣。



作為家長,承擔一個家的責任,首先是要努力工作掙錢養家,在社會中尋找自己的生存和發展的空間,讓自己的能力轉化為付出勞力的報酬,讓家人有溫飽的生活、讓子女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去求學。家長在社會上謀生難免會碰到工作、生活、居住等許多問題,難免會受氣、不順心、有壓力、不愉快,但無論如何也不能對孩子和家人發脾氣;相反,家長的堅強、韌性、耐心、負責任,還會成為鼓勵孩子進步的榜樣。無論工作多忙碌,家長一定要多抽時間關心子女的成長,多溝通、多交流,那麼,子女邁出的成長步伐便會更加堅實。(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