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5, 2017

高速何用(亂彈琴)

高速何用(亂彈琴)

最近十年中國高速鐵路發展極為迅速,高速鐵路成為拉動沿線地方經濟增長的火車頭。二十年前已經成為特別行政區的香港,當然不能被「邊緣化」,於是香港也建造高鐵與中國大陸高鐵聯網。基於「一國兩制」,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仍設「口岸」,民眾往來仍須做出入境查檢手續。多年以來行之有效的穗港、京港、滬港「直通車」模式,是在香港驗證「出境」、到達國內目的地就驗證「入境」。但如今建設的「高鐵」將連接全國各地,難以在內地各處都設「口岸」查檢證件,於是最初曾經研究在深圳做「入境檢查」再上車往全國各地;但乘客在香港上車後,到了深圳要做一次查檢證件入境中國的手續,高速鐵路的「高速方便快捷」豈不落空?所以才設計在香港高鐵始發總站做「一地兩檢」。

但這樣問題又來了。香港有一部分人本來就反對建高鐵,他們思考的不是「香港會不會被邊緣化」,而是「香港會不會被同化」;他們說出來的憂慮是「被中國大陸蠶食」,不說出來的顧慮是「一國兩制」變質,「一地兩檢」被政治化、妖魔化了。於是,這些人找到了一個政治制高點︰要保持香港的獨立性,便是不能讓中國大陸邊檢人員在香港境內執法。一些政黨和政客便祭起「反對割地兩檢」、「反對賣港求榮」的大旗,繼續反高鐵,臨門一腳也要讓它搞不成。

老牛其實對高鐵是否有用、能否成功不太關心,只是一直冷眼旁觀而已。但是,綜觀這二十年來,香港的每一步都是在經歷許多無意義的「內耗」才踏出,便明白香港已經沒有優勢可言,是「自己玩死自己」;一些政客和媒體「為反而反」,與其說是「監察政府」,不如說是以七百萬人民當人質向政府勒索。且不說近幾年反高鐵,光是看十幾年來的那些什麼「集體回憶」、「保衛維港」、「西九推倒重來」,便看得出那些「挺身而出」的「英雄」們的實際用心。

十一年前,中環天星碼頭拆卸,本來是當局經過五至七年的諮詢和商討、二零零二年決定,為改善中環交通而不得不部分填海、另建小輪碼頭和鐘樓,原碼頭和鐘樓待新碼頭建成後便拆除。但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鐘樓「壽終」之日,一些人突然來勁,以「保衛香港人集體記憶」為由,堅決反對拆卸;一班頭頂「民主」光環的政客也趁機向政府發難,一句「保衛維港」,把所有整體發展都壓住了。


前朝衛奕信時代填海造地而成的西九龍大片新土地,諮詢多年,社會認同建設文化設施,二零零一年還搞了概念規劃設計比賽,二零零三年九月公開邀請世界各地文化機構和商家參與,樣樣都按常規進行;但零三年「沙士」、五十萬人上街遊行之後,二零零四年有人提出「不要天篷設計」,進而有人質疑「官商勾結」、「名為文化實為地產」;一些「文化人」也突然清醒,七嘴八舌提意見和建議,於是西九項目被迫於二零零六年推倒,二零零八年才重新上馬。

港珠澳大橋,本來是看到香港與珠三角經濟聯繫日趨緊密、繞道珠江三角洲頂端廣州而行過於費時失事,一九八三年由珠海市和香港商人提出構思,但香港爭吵多時未有共識;其間霍老先生與香港多個財團已捐資,在珠江三角洲中間興建虎門大橋,一九九三年動工,一九九七年二月建成通車,舒緩珠三角東西兩岸的交通。工程浩大、投資甚鉅的港珠澳大橋二零零九年動工,預計今年底才建成,比虎門大橋遲了二十年,其經濟效益亦已大打折扣。其他如舊啟德機場地皮「爭拗」、延宕多年才實施建設,更不必多說。


高鐵即將建成交付使用,如今因為「一地兩檢」的爭議又起波瀾,高鐵的「快捷、方便、高效」便難以發揮。如果香港不想要「高速」,那就讓它攤在那裏吧,在政客眼中,那些已經投入的資金算得了什麼?不過,再拖幾年,各地的經濟起飛,香港就被拋離了。你自甘被邊緣化,怨得了誰?(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

Sunday, September 24, 2017

何必當初(亂彈琴)

何必當初(亂彈琴)

去年(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晚發生的圍堵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事件,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及外務副會長李峰琦事後被檢控。馮敬恩早前已承認刑事損壞及企圖強行進入兩罪,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成;李峰琦亦被裁定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罪成。該案九月二十一日在西九龍法院宣判,辯方呈上包括受害者紀文鳳等多位港大校委的求情信。馮敬恩被判二百四十小時服務令,李峰琦被判二百小時服務令。

幾個為兩人求情的校委認為,兩人曾經向受衝擊行動影響的人士道歉、認錯,在法庭認罪,相信他們的道歉是真誠的,認為應該給予年輕人多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同時認為,他們兩人認錯、認罪而獲輕判,是向社會發出正面的訊息,社會接納曾經犯錯的年輕人認錯、反省、重返正確軌道。

我常說「一個成年人應當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但是有的成年人不願意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如果是「年少無知」、受人唆使還「情有可原」,但如果是成年人,已經明白道理,明白社會的倫理關係和道德準則,明白任何事情都其自身的發展規律,就必定知道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事不能碰。但有人偏要碰,偏要按自己的一廂情願行事,結果必定是碰釘,或者是闖禍。

前幾天接到一個關於社會問題問卷調查的電話,題目是如何看「社會撕裂」。問卷設計者只問目前如何看,卻未有觸及為何會撕裂。這幾年的所謂「社會撕裂」,實際上是有人藉政改要挾北京。甚至有被尊稱為「佔中三子」的幾個學者及宗教界人士,提出要以佔領中環、癱瘓香港來脅迫北京在直選問題上讓步。北京當然不可能就範,更推出「八三一決定」。那些以為用激烈手段對付北京的人處於騎虎難下之勢,便要來一個「雞飛蛋打、魚死網破」,「佔中」、「佔旺」、「鳩鳴」,似乎要搞亂搞垮、逼使北京出手鎮壓、陷北京於不義。

那幾個擺出一副「大義凜然」架勢、宣稱「公民抗命」、「以被囚的代價喚起民眾」的幕後策劃者,至今沒有如自己所說「負上法律責任」,這只是因為在香港難以「以言入罪」。而正如民間諺語所說,「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出謀劃策、鼓動搞事的「精人」未有獲罪,而被鼓動而衝到最前的青年學生,最終因為觸犯法律而被判刑罰,便是典型的「笨人」。青年學生「熱血沸騰」、「一時衝動」、「受人教唆」而做錯,如今要受法律處置,才來忙不迭地「認錯」、「真誠道歉」,社會和大眾也願意給予機會。但是,一個讀到大學的學生,也已經是成年人,應該明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香港某些人以激烈手段高調「抗議」人大常委「扼殺香港民主」,至今仍不切實際地要求人大常委撤回「八三一決議」,完全無視人大決議的法律力和權威性,這便是香港永無寧日的根源。因為香港不是獨立國家,香港既受基本法保護,同時也受基本法限制,不是豉油碟「想點就點」。你要用搞垮香港來脅迫北京,最終結果是香港自己搞垮自己,而讓當今還在讀書的年輕人將來就業成問題。到時才知道做錯,就真的是悔之晚矣。這幾年香港的精力、時間和發展機遇就在這樣的內鬥和內耗中浪費了,香港只能怨自己不爭氣。(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

Saturday, September 16, 2017

環保回收(亂彈琴)


環保回收(亂彈琴)

富裕社會從來不關心的「廢品回收」行業,近日爆出「新聞」︰由出口商組成的「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宣布停止回收廢紙七天,即使仍收購廢紙的店鋪也把收購價折半,收購價由每公斤六毫低至三毫,令「拾紙皮」者收入大減。據稱,內地當局收緊進口廢紙,一些造紙廠至今未得到第四季的進口廢紙配額批文,香港十多家廢紙出口商庫存量已滿,部分貨倉、碼頭的廢紙堆積如山而未能及時運送出境,不得不停止回收;如果情況持續惡化,部分廢紙(每天大約二千三百公噸)可能要送往垃圾堆填區。

相關商家促請香港特區政府與內地協商,解決目前的難題。特區政府環保署和食環署九月十五日回應回收商暫停收購廢紙七天的決定時稱,市民應如常做好廢物源頭分類、乾淨回收,如情況許可,可將回收物料包括廢紙短暫儲存至一定數量,才使用家居及工作地點提供的回收設施,增加回收效率。市民如有需要,亦可把已分類及乾淨的廢紙送往四間「綠在區區」及十八個由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資助的社區回收中心。此舉當可舒緩廢紙堆積如山的困境,但每天辛勞撿廢紙者的生計則無可避免受影響。


「廢品回收」行業由來已久、世界各地都有。一般人家沒有用的物品當作垃圾丟棄,另一些人會把仍然可用或仍然有用的物品撿起來,例如廢銅、鐵、鋁、銻、鎳、鉛、錫,塑膠,廢紙等等,拿到「廢品收購站」去買,換取一點小錢。老牛的姨母上世紀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就是從事廢品回收行業的;幾十年前的大城市就有專職收購廢品的「收買佬」,也就有依靠「撿破爛」維持生計的貧民;因而才會有「某市貧民靠垃圾山維生」這一類的「社會新聞」。

人們丟棄的物品千奇百怪、包羅萬有,收購廢品的從業員對於哪些物品有回收價值、哪些物品如何回收才恰當,要有相當的認識,要分辨那些廢料屬於什麼種類、什麼性質,才可以恰當定價。本來,有人撿廢品、有人收購、有商家將有用之物回收再造,這便是一個現代城市不可缺少的特定行業,甚至是一個「產業鏈」;只是因為辛苦、骯髒、利潤低、不能賺大錢,以往被視為低下階層才去做的「厭惡性行業」。如今社會發展、環保意識提高,「廢品回收」冠以「環保」之名,便容易讓人接受。香港許多阿婆每天推個小鐵車穿街走巷「執紙皮」、賣給廢品回收商換幾個小錢,其意義正是在於「環保回收」、「減少廢物」。



社會生活總是一環扣一環,當中有一環出了問題,便會產生「連鎖反應」,影響各個環節。期望政府和環保回收業界充分協商,妥善解決廢紙回收行業目前的難題,以維持正常運作,勿令廢紙「圍城」或者當作垃圾送到堆填區,也讓從事「執紙皮」的小市民繼續賴以為生。(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

Sunday, September 10, 2017

地盡其用(亂彈琴)

地盡其用(亂彈琴)


香港政府今年八月底宣布成立一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研究土地供應開發的相關問題,冀望凝聚社會共識,尋找土地資源,解決人多地少、房屋供應緊張問題。其實香港仍有許多土地尚待利用,鄉郊荒廢農地、工業用地改造、舊區重建、填海造地以及部分郊野公園改用途,都是可以考慮的選項。只是,許多時候牽涉到多方面的利益,以及一些社會「壓力團體」的反對,所以難有共識。

香港多個傳統工業區,早已失去六七十年代的光輝。隨着神州大地七十年代末實施改革開放、吸引外資搞活經濟,香港工業北移,港商到內地設廠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大趨勢。香港工業式微,近幾年忙於「轉型」發展金融、創意產業和高科技;富餘的中年工人給予再培訓期望可以重新就業;但空置的工業區大廈則苦無出路。幾年前香港政府提出「活化廠廈」,總算是「亡羊補牢」。


其實早在八十年代中期,港商到珠江三角洲設廠,香港工業開始走向夕陽,廠房空置現象已經浮現。當時礙於「出口來源地標籤」和紡織品「配額制」,港商仍要把最後工序放在香港,香港仍保留一定比例的工場和工人。但隨着「中國製造」走向世界,許多港商只留一個寫字樓、一兩個文員在香港總部,廠房空置日趨嚴重。當局規定工業大廈中的辦公樓面不得超過三成;後來一些原本在灣仔、上環丙級寫字樓的廣告製作行業的製作室、攝影室、電腦出圖印刷場等轉移到柴灣、九龍灣工業區;當局也鼓勵藝術界利用空置廠廈改造為舞蹈室、排練場、健身室、藝術創作室,「活化廠廈」的思路才開始活躍起來。

但是,正如社會上「有工無人做、有人無工做」一樣,供需失衡、資源錯配是最大的致命傷。在經濟總量中佔少數的創意廣告行業,以及消閒的跳舞健身中心,如何消化得了那麼多空置廠廈?目前社會上增建公屋、增建中小型住宅甚至增建骨灰樓等呼聲震天,當局正為增加土地供應而着急。面對一邊是許多事業需要土地、一邊是大量土地(廠房)閒置,這正是「有屋無人用、有人無屋用」的資源錯配困境。據知情者說,其實港府早已考慮到充分利用空置廠廈的問題,只是修改土地用途涉及法例修訂、諮詢程序、城市規劃、審批圖則以及相關設施配套等多方面工作,行政運作需時,以致未能趕及急速發展的形勢。


既然如此,老牛期望港府官員擺脫舊思維,加快更改工業大廈土地用途的步伐,使香港有限的土地資源更好發揮作用。建議港府在考慮更改廠廈用途時,作成片改造的規劃,例如,一些區域保留工業區,容納傳統工業和新興創意行業;一些區域徹底清除廢氣、噪音、灰塵、工業廢水污染,改作住宅區;一些改作商業用途,改建辦公樓、商場、酒店;一些區域改為社區設施用途,包括增建文康設施、老人中心、市政大廈甚至改造為骨灰樓。總之要理順資源分配,做到地盡其用。(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修訂)

Thursday, August 31, 2017

狗仔害人(隨感)

狗仔害人(隨感)


二十年前的八月三十一日,英國前皇妃戴安娜在巴黎因車禍逝世。戴安娜的次子哈里王子最近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訪問時表示,他對「狗仔隊」追車造成車禍之後還要拍下戴安娜受重傷的照片,至今仍耿耿於懷。哈里王子說︰「知情者告訴我們無數次,母親當時頭部傷勢嚴重,但是還活著;不過那些那些在隧道裏和她追車而造成這次車禍的人,不但沒有幫忙,還拍下她在後座垂死的照片。」

戴安娜與皇儲查理斯離婚後約一年,與埃及富商法耶茲之子多迪熱戀,兩人在地中海度假,但天天都被狗仔隊跟拍。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日下午,戴妃和多迪抵達巴黎,在麗思酒店用餐,午夜過後不久,搭平治轎車離開。狗仔隊依舊狂追,轎車被騎電單車尾隨的狗仔隊追得急了,一路狂飆,高速急駛到艾菲爾鐵塔對街的阿爾馬橋附近地下隧道時,失控撞上燈柱。轎車嚴重扭曲,多迪和司機當場死亡,保鏢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戴妃被人從車廂裏拉出來送往醫院,但搶救兩小時後,凌晨四時宣告死亡,終年三十六歲。


香港早就有這一類的以豢養狗仔隊而馳名的媒體。某知名商人二十八年前開始涉足傳媒業,重金辦報辦雜誌。旗下的報紙和雜誌為求「出位」、搏「銷紙量」、爭取市場份額,完全不顧媒體應有的社會責任和道德規範,以血腥、暴力社會新聞為頭條,吸引市民,挑戰社會容忍尺度,令原本有社會承擔感、使命感的傳統報業同人瞠目結舌。此人的媒體集團祭起「新聞自由」大旗,卻沒有媒體工作者的道德良心;以「讀者知情權」為名,首創狗仔追訪,極盡揭隱私、編故事之能事,甚至不惜造假新聞,務求譁眾取寵,吸引市民普羅讀者眼球。

此人以一己之偏見,藉旗下媒體鼓動民眾衝擊法治、為製造混亂者張目,為故意擾亂公眾秩序者助威,其本人亦是某些政治團體的幕後金主。他被視為「人格分裂者」,他破壞現存媒體守則和規矩的做法,沒有一個正直的媒體工作者接受,他被心存厚道的市民和堅持道德良心的媒體工作者唾罵。他帶起的「狗仔隊文化」是對「新聞自由」的扭曲和褻瀆,他的「雖遭千萬人唾罵吾往矣」的態度,正直的市民和新聞工作者都不屑與之為伍。


前些年,女藝人更衣被偷拍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名人藝人群起聲討,促請加快就保障隱私權立法。但某媒體同人協會卻說,如今在「偷拍事件」之下的討論偏於「情緒化」,耽心倉促立法會損害新聞自由云云。這就是現在那些厚顏無恥的「媒體工作者」明知違反道德良心還硬要強詞奪理的嘴臉。一個女藝人換衣服,關公眾利益什麼事?關知情權什麼事?偷看女人換衣服已經是下流的「偷窺」行為,還不知恥拍女人的換衣照片,還要動輒高喊「新聞自由」,這樣的媒體也夠厚皮了。也有政客以「捍衛新聞自由」之名,為這些卑劣媒體撐腰。


有資深新聞工作者說得好﹕「假如當事人是你的親人,你會用大特寫去報道受害人的傷口嗎?」這就叫做「設身處地」、「換位思考」、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拿著攝影機或筆的「新聞工作者」,不論男人女人,不論已婚未婚,就算沒有老婆沒有姐妹沒有女兒,都一定有娘親、祖母外祖母;如果你偷拍的是你的親人,或你的親人被人偷拍,還要放大公諸報端,你有何感想?(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

Tuesday, August 29, 2017

健身健心(隨感)

健身健心(隨感)

台風過後連日大雨,原本在九龍公園各處露天地方、樹蔭之下做運動的一群一群長者,都擠到室內場館和泳池入口的有蓋空間,因為地方狹窄、人多,也不時有些「爭地盤」的吵鬧聲。做運動求的是身體健康,打太極拳學的是平和柔性,到公眾地方人多擁擠最重要的互讓互諒,互相遷就;如果因「爭地盤」而爭吵,有什麼意義呢?本來做運動,既「健身」也要「健心」,但有些人抱著「不甘示弱」的心態,總不肯「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如果長者因為爭吵、血壓驟升而出事,那更是得不償失,真是何苦來哉。

我老牛是「獨行俠」,在一個小角落只顧自己做自己的套路,才不去理會人家的爭吵呢。不過我立即想到的是︰習武(太極也是傳統中國武術之一)之人首重武德;若為人師者,也應先教徒弟禮讓先行;稍為有點文化修養的人也知道「禮義廉耻」和「溫良恭儉讓」,為何這些健身之人都不明白、都做不到呢?平日天晴當然是各佔地盤、互不相干,但雨天活動地方少,當然會擠到有蓋的地方,大家為何不可以互相諒解、互相遷就呢?


每日清晨,香港各處的公園、遊樂場、屋苑花園或公眾休憩處,都可以見到一群群、一組組的人打太極拳、跳舞,或者單獨一人靜心練功。九龍公園的雕塑園、蓮池、歷奇樂園,香港公園的太極園、奧運紀念園、茶具博物館前,九龍仔公園的大涼亭,屯門公園、沙田公園、馬鞍山公園海濱長廊,都有人在打拳、跑步、玩健體器械,或者做健身操、跳排排舞、做拍打操、自由操,或群體、或單個,人人都深呼吸、流熱汗,個個都為自己的健康付出努力。

老牛少年時隨教練習簡化太極拳,明白太極拳講求輕重徐疾應有常度,動靜合一、式式均勻,「以吾之至柔,自足以制勝者,蓋順其勢而取之也」。九十年代以來普及太極拳運動,各地推出名師錄製的教學影碟,配以音樂伴奏、普通話旁述動作名稱,由此以播影帶助教學及播音樂助練習蔚然成風,於是清晨寧靜的公園變得樂聲四起,人聲鼎沸,似嘉年華多過做運動。在公園或運動場附近空地,一個師父率領一班門生佔一個「地盤」、播出某家某派某套拳配樂旁述,便一齊做某一套拳;或者一個跳舞教師帶一班人,播放勁歌,眾人跳起熱舞。但揚聲器的刺耳聲音互相干擾,公園每個角落都嘈雜不堪,連一處「靜土」都沒有。



有些公園或遊樂場,不同的群體不時因為播音聲浪問題或位置問題爭執,甚至勞動公園管理員出面調停,劃定位置範圍、限制音量度數,以平息「爭端」。兩年前在九龍東某運動場,老牛就見過一群跳排排舞的師奶,與一班播著音樂打太極的婆婆,因為對方播出的聲浪太吵耳而互相指罵,好端端的健身活動竟變成勞氣傷神的舉動,不但有違「強身健體、調節身心」的原意,也實在大殺風景。(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修訂)

Wednesday, July 12, 2017

聞雞起舞(隨感)



 
聞雞起舞(隨感)

今年是農曆丁酉雞年,春節前後給朋友的賀年禮品中,都會有老牛親手製作的「環保賀年裝飾」(用彩色包裝盒做的手工),諸如「雞年如意」、「大吉」、「聞雞起舞」等。如今這個「雞年」已經過了一半,「夏至」、「小暑」都過了,商家們正熱推中秋月餅;但上月底,四十年不見的老農友阿寶經香港返美國,我趕到機場與她見面,給她的「見面禮」還是親手做的小手工「聞雞起舞」。為何?就是提醒她「雞鳴即起」、多做運動、改善機能、保持健康。


阿寶收到小禮物很高興,說,身體狀況至今還算托賴,血壓、血脂、血糖、心臟等都平安,只是骨骼有輕微退化;她每天早上都做簡單運動和步行,藉以舒展筋骨、促進呼吸系統和心血管健康。我老牛對她說,我堅持每天早起、去公園做運動,起碼告訴自己「我今天仍能活動」。以往我每天早上都會做運動大約一小時十五分鐘,主要是拉筋、伸展和打太極拳;去年夏天做運動三十分鐘就氣喘,求醫才發現心臟血管有點毛病,專科醫生說暫時不需要做手術「通波仔」,可以服藥改善,並說每天做運動不需太長時間,每天堅持三十分鐘就可以了,我便遵醫囑,減少運動量,適可而止。服藥一年,情況已大有改善。


較早前,我去廣州探望另一位農友阿蓮,也給她帶了一件「聞雞起舞」的手工製作,鼓勵她多走出戶外去活動,不要成天躲在家裏,不要老是望著電視機。阿蓮說自己什麼運動都不懂,學生時代就沒有「運動細胞」,如今晉身長者,更不願意動。我對她說,不懂做運動不要緊,最緊要是明白要動、有這個心、有這個自覺性,催促自己出去活動。不懂打拳、打太極可以步行、甩手、做些簡單而力所能及的伸展運動,藉以改善心肺功能、促進血液循環、調節新陳代謝、減緩退化和衰老。我對她說︰「不奢望長壽,但願能保持健康,不要成為後輩的負擔。你能走出去,到球場、公園去看看,你就會受到感染。」


我說的正是自己的感受。人許多時候欠缺自覺,但會受到身邊事物或現象感染。有時我要「奉命」帶外孫去田徑場參加訓練,坐在看台上,看到田徑場上,許多青年學生在體育科老師或教練帶領下訓練;也看到不少中年人甚至長者在緩跑徑慢跑。烈日當空、驕陽似火,個個汗流浹背、氣喘噓噓,簡直是「自討苦吃」;但人人都卯足勁,堅時訓練。為了什麼?年輕學生、專業運動員也許是為了爭勝、爭獎、爭先,但緩跑徑上的中年人或者長者,不為比賽、不為爭獎,不為恭維與喝采、不為鮮花與掌聲,只為一個簡單而「自私」的目的,就是自己的健康。


我老牛常對朋友說,「金錢不是萬能」的其中一個例證就是︰健康體格是靠自己刻苦訓練才得到的,不是錢可以買得到的;錢可以買得到醫療、藥品和服務,可以得到優質的器械和場所,但買不到身上結實肌肉的活力和彈性,買不到骨骼韌帶的柔韌性,買不到肌肉的爆發力、身體的平衡力和運動的耐久力。這些都是長時間持續的訓練「練」回來的;堅持做運動而做到有成效,靠的是自信、毅力和鬥心。老師或者師傅常對學生、徒弟說,「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意思是,不必與別人比較,自己的現在比過去進步就得了;但最大的敵人是「心魔」,是懶、怯、燥;自己戰勝自己的惰性,就是進步了。(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